当前位置:首页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章节目录 > 30.双雄会

30.双雄会

“埃里克,你虚弱了WWw..lā”
  
  查尔斯教授脸颊上有两道血痕,让他看上去有些狼狈,这代表在他和万磁王的争斗中,他并非碾压式的胜利,或者说,两者还没有分出胜负。
  
  “收手吧,埃里克,在还能收手的时候!”
  
  教授劝到,在他落入这平台的那一刻,刚才还在拼命厮杀,要把武器砍入对方身体里的对手们,就像是被某种更高级的力量侵入了思维,他们对于自我身体的控制被强制切断,就像是任人操纵的提线木偶一样,停下了厮杀,泾渭分明的站成了两个阵线。
  
  科尔森和黑寡妇双眼里闪耀着一抹无法抹去的恐惧,作为特工,对于这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场面绝对是无法接受的,但现在,不只是他们,在场的所有人,包括那些正在自由女神像塔楼里对抗战斗的家伙们,都已经失去了对于身体的控制权。
  
  他们算是亲身体会到了,传说中的X教授真正的力量...但他们只能惊恐的发现,这要比传闻中更可怕,就像是被囚禁于思维的囚笼中,只能用双眼看着周围的一切,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哪怕是教授控制着他们把子弹射入自己的脑袋,他们都无法反抗。
  
  “看看你周围,埃里克,血流成河...这里面有我们族人的鲜血,还有无辜者的鲜血,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
  
  教授的手攥在轮椅的手柄上,在激烈的情绪波动下都泛出了青筋,他双眼里闪耀着痛苦的光芒,他看着神色冷漠的万磁王,
  
  “每一次斗争都不可能有胜利者,只会让两个种族的血仇更加深刻,直到一方被另一方彻底毁灭!”
  
  “那肯定是我们获得最后的胜利!我从不怀疑这一点!”
  
  埃里克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万磁王从来都不是个善于采纳建议的人,他双眼里燃烧的是更执拗的火焰,“没有谁能在作恶之后还能安然离开,查尔斯,我和你不一样,我才不要和平!”
  
  他背后的披风在一刻猛然张开,他一字一顿的说,
  
  “我要他们血债血偿!把他们对我们的同胞犯下的罪,一丝不拉的,还回来!”
  
  他剧烈的呼吸了一次,他突然呵呵笑了起来,
  
  “你知道那个机器是用来干什么的吗?查尔斯...”
  
  教授的心里立刻涌起了一丝不安,“你用它干了什么!”
  
  “我只是...咳咳...”
  
  埃里克艰难的咳嗽起来,当他的左手离开嘴角的时候,上面已经多了一丝血迹,他哼了一声,任由那血液滴在地上,他脸上带着胜券在握的笑容,
  
  “我只是将双方的位置调转了一下,查尔斯,我的朋友,我只是想让那些目空一切的家伙们尝尝亲自成为被他们唾弃,被他们屠杀的“怪胎”的感觉,我只是激活了他们的...X基因!”
  
  “哈哈哈哈”
  
  教授已经说不出话了,万磁王的声音在黑暗中如同夜枭一样响起,“也许成功率不是100%,也许他们中的一些会死掉,你知道的,哪怕是艾德曼合金,也有它的缺点,但我已经尽可能的做到了最好,那个女孩被你的战士们救走了,你总算是训练出了一批真正的战士,但这没关系...还有我!”
  
  “这是崇高的牺牲,想想吧,纽约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人被激活基因,这都将是一场无可避免的大变革,这会是摧毁现在这个残忍,冷漠,无聊世界的第一场黎明,这将是一场革/命的开始...我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他转过身,双手张开,那巨型仪器轰然裂开,他的身体缓缓飘起,在靠近仪器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一股向下的拉力,他扭过头,
  
  “查尔斯...别再阻拦我!”
  
  那声音冷漠到了极致,查尔斯教授摇了摇头,他坚定的说,“不,我拒绝!你这是在掀起一场足以毁灭一切的战争,埃里克,这比古巴导弹危机要疯狂一百倍...你不能这么做!”
  
  “实际上,我可以!”
  
  “砰”
  
  两股力量再次碰撞,那些被查尔斯教授切断了身体活动的人也纷纷恢复了正常,但下一刻,一团能量风暴就在自由女神像的平台上爆开,那碰撞的能量掀起了空气和空间的震动,在这种力量的碰撞下,凡人显得是如此的卑微,他们的身体就像是被重锤砸中一样,朝着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而下方...是超过100米的高空,从这种高度摔下去,无人能够幸免。
  
  “奥罗罗!”
  
  站在下方街道上的琴看到了那些砸下来的人影,他们在空中艰难的挥舞着双手,这女人猛地站起身,将自己的心灵力量扩散到最强,她举起双手,无形的力量冲向高空,将四面八方落下来的人齐刷刷的接住。
  
  但一次性接住这么多人...这简直不可思议,琴并不是查尔斯教授,她的心灵力量还没有强大到这个地步,所以下一刻,那些人的坠落速度只是缓了一下,便再次加快。
  
  奥罗罗举起双手,风暴呼啸着在这超过一百人的身体下方张开,就像是一张大网一样,正在快速增强,但这需要时间,哪怕是风暴女这样的风暴主宰,同样需要时间来加强风的力度。
  
  “我需要秒钟!琴,坚持住!”
  
  风暴女的喊声让气喘吁吁的格蕾.琴咬了咬牙,她再次举起双手,那无形的力量再次爆发,这一次,她几乎是一次性爆发出了所有的心灵力量,众人坠落的速度再次停滞,完全停在了半空当中,1秒,2秒,格蕾.琴感觉到了眼前一阵阵眩晕,但她不愿意就这么放弃,这可是100多条人命...
  
  不得不说,查尔斯教授在教书育人这一方面绝对是顶级的,生命也正应该如此,不因为所信奉的信念就高贵,或者低贱,在这种意志的坚持下,格蕾.琴在昏迷之前,将身体里的最后一丝力量也推了出去,那100多号人的身体在这股突然加强的推力下,不但没有坠落,反而上升了十几米,就跟做过山车一样刺激。
  
  “噗”
  
  在那些人被狂风卷起的时候,格蕾眼中闪过了一丝赤红色的光流,她脑海中有个破碎的声音响起,下一刻,她喷出了一口鲜血,就此倒在了野兽汉克的怀里。
  
  “砰”
  
  就在琴晕倒的那一刻,全身上下湿漉漉的赛伯艰难的从水里爬了出来,他伸手将自己胸口的钢筋抽出来,双眼看着如同烟花一样不断爆发出能量波澜的自由女神像的顶端,两个大佬的力量碰撞让美国的标志性建筑物自由女神像就像是从中央断开了一样,以一种古怪的方式悬浮在空中。
  
  当然,这只是视觉错位,万磁王的磁力全开,扭曲视觉,那只是最低级的作用了。
  
  “当啷”
  
  他用合金刀砍断了死死缠在脚腕上的钢筋,他恶狠狠的看着高台上迸发的战斗,他骂了一句,大步朝着那气氛微妙的人群走了过去,
  
  “奥罗罗,送我上去!”
  
  他抓着风暴女的肩膀大声喊到,“现在!马上!”
  
  “你疯了!”
  
  一边恢复了人形态,正在紧张的为昏迷的格蕾.琴检查的汉克扭头喊到,“上面是查尔斯和埃里克在战斗,你卷进去会被瞬间撕碎的!”
  
  “你TM看我像是挨了打不还手的人吗?”
  
  赛伯吼叫着,“我TM说了,送我上去,现在!”
  
  “我和你一起去!”
  
  靠在一边抽着烟的洛根一把推开眼前的混蛋们,站在了赛伯身边,他看了一眼狼狈的赛伯,揶揄着说,“我怕你一个人搞不定。”
  
  赛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上去干什么?送死吗?你全身都有金属,埃里克放个屁都能干掉你!”
  
  “噌”
  
  洛根拳头上的银白色刀刃弹了出来,他晃了晃拳头,“我和凯拉欠你2条命,我这人不怎么喜欢欠别人东西,一般都是当场就还了!”
  
  “金属...”
  
  野兽汉克本来想拉住有些发疯趋势的赛伯,但很快,他的眼神转了转,拉着赛伯和洛根走到一边,低声说,
  
  “如果你们真的想帮忙的话...你们就听我说,查尔斯和埃里克的力量所差无几,但查尔斯最厉害的手段对埃里克无效,秘密就在那个头盔上...那是黑皇塞巴斯蒂安肖留下的玩意,如果你们把它取下来...这场战斗就可以结束了,嘿,混蛋,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说真的...真的就这么简单!”
  
  汉克一摊手,
  
  “但是我得提醒你们,从没有人做到过这一点,埃里克身体周围涌动的磁场可以瞬间把一团钢铁撕成原子状态的碎片,他全力爆发之下,就算是你们两,也会被...等等!”
  
  汉克的手掌猛地拍在了一起,他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你们...你们只要不伤害到大脑,就算身体被绞成肉末也能复活,对吧?”
  
  赛伯和洛根齐刷刷后退了一步,这建议也太疯狂了,但汉克却抓着两个人的肩膀,快步走向奥罗罗,
  
  “送我们上去,奥罗罗!快!”
  
  “见鬼!”
  
  赛伯的喊叫声还历历在目,奥罗罗的风暴已经卷起三个人,以最快的速度冲上了天空,在即将到女神像顶端的手,汉克先把赛伯扔了出去,然后带着洛根继续上升。
  
  “查尔斯!别阻拦我!我知道现在的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也不想拉着你一起去死,在我为我们的种族奉献了一切之后,你就是天然的领袖...带着他们继续走下去,不要辜负我做的一切!让开!我说了,让开!!!”
  
  万磁王埃里克周身萦绕的磁力已经变成了实质性的黑洞,吞噬着周围的一切,钢铁,木材,石块,一切被卷入其中的物质都会被无情的泯灭,那由巨大的磁力引起的疯狂吸引让查尔斯教授的身体都忍不住朝着埃里克的方向偏斜了过去。
  
  但无法想象的心灵力量在阻止着这一切,否认任由那黑洞逸散,自由女神像也会不复存在。
  
  “埃里克,别做傻事!”
  
  一道厚重的心灵之墙挡在万磁王和那仪器中心,不打碎它埃里克就别想操纵那仪器,但尴尬的问题就是,哪怕他火力全开,要干掉查尔斯,也很难做到,另一方面,虽然两个大佬都不承认,但他们的友谊即便是在这一刻,也固执的影响着两个人,否则以这种力量层次,很容易就会落得一个同归于尽的下场。
  
  两个人掌握着超凡的力量,但他们的身体,依然是凡人之身。
  
  “哈!”
  
  汉克从空中越到平台上,疯狂的转了个圈,合金爪已经弹出来的洛根在这巨力的推动下,疯狂的吼叫着,试图将合金爪刺入埃里克的心口,但万磁王只是轻轻伸出右手,就将洛根的身体固定在了10米开外的原地,艾德曼合金无法摧毁,但它依然属于金属,依然能轻而易举的被埃里克控制。
  
  万磁王已经忍受到了极致,他的手掌狠狠的攥紧,洛根的身体就被固定在空中,以一种可怕的方式被拉伸,也许在下一刻,他就会被彻底撕成好几块。
  
  “你是来送死的吗?好...我成全你!”
  
  “啊啊啊!”
  
  洛根的惨叫声响彻云霄,查尔斯教授正要帮忙,然后就看到了从另一边冲向埃里克的赛伯,教授立刻明白了赛伯要做什么,在这一刻,所有逸散出来的心灵力量猛地被回收,然后以一种爆发性的方式朝着埃里克砸了过去,艰难的突破了埃里克周身的磁力场,在这一刻将他的身体短暂的完全禁锢在了原地。
  
  教授的鼻孔也因为能量的碰撞留下了鲜血,整个人都因为能量碰撞狼狈的从轮椅上滚了下来,与此同时,赛伯的身体穿过那厚重到可怕的磁场,在靠近万磁王米之内,他的身体就以一种可怕的,堪比凌迟一般的攻击被碾碎,在他挥出的拳头砸在埃里克的头盔上的那一刻,他的右拳上已经没有了一丝血肉,只剩下了阴森开裂的白骨,但还是带着足以掀飞一个老人的力量,落在了万磁王的脸颊上。
  
  “嘿,老头,这是还你的那一下!”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