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唐朝工科生章节目录 > 第二十章 吃苹果

第二十章 吃苹果


      “是么是么?还有这种往事?阿郎为了阿奴,一把火少了‘一笑楼’?”
  
      “那是四朝遗留的物业,就……一把火烧了?前隋还拿来安置陇西老妪之类,多是骁果妻子。竟是被人一把火少了?”
  
      萧氏姊妹惊愕不已,她们虽然知道张德相当的给力,但是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过火烧“一笑楼”的过去。
  
      “当时‘一笑楼’都知乃是崔莺莺还是谁,忘了。”阿奴剥着开口松子,又从腰囊中摸了一把阿月浑子,是三种口味的,递给了萧氏姊妹。
  
      见是阿月浑子,萧姝眼睛一亮,接过之后,剥了一颗:“咦?这是甚么口味,好食的紧。阿姊也尝尝。”
  
      “又是一种口味……”萧姝顿时羡慕地看着阿奴,“阿奴,你好讨阿郎欢喜,竟有这般快活。”
  
      听到萧姝的羡慕之语,阿奴得意地扬了扬下巴:“那是自然,我可是阿郎点名买回家养着的。不然,岂能让阿郎带人烧了‘一笑楼’,赔了礼部、民部、内府十四万贯?我价值千金!”
  
      白丝女仆她骄傲,骄傲的脸蛋红扑扑的。
  
      “孃孃,频婆果要么?是贞四叔带来的西域野果,可好吃了。”
  
      一旁正在认字的张沔忽地抬头,从怀里摸出一只野生苹果,皮厚鲜红,个头不算大,也就是一两出头光景。
  
      贞观年的频婆果并非只是指苹果,但凡红色的大果子,都可以叫频婆果。只是葱岭以北的野生苹果卖相最好,便多指的是它。老张是芙蓉城出来的,吃奈子反而要多一些,那玩意儿跟苹果也差不离,算是亲戚……
  
      至于伊甸园出品的苹果,目前也只有地中海的旁边的某个大城市才有贩卖,暂时没有出口唐朝的意思。
  
      “呀,这般大!给我给我!”
  
      说罢,阿奴一把抓过那只野生的西域苹果,然后在身上随便擦了擦,一口咬下去,汁水横飞。
  
      “嗯嗯嗯嗯嗯,酸酸甜甜的,就是这个……”
  
      阿奴一脸的幸福,一边吃一边吐皮,在萧氏姊妹惊奇的目光中,啃完了大半个之后,才一副老司机的模样:“阿郎说过,这才是真正的苹果,将来是要在关中广种的。那山上种地不成了,就种苹果树,然后种原子弹氢弹……”
  
      “甚么是原子弹氢弹?”
  
      “我不知道啊。阿郎说的,阿郎说能种苹果树的,就能种这个……”
  
      阿奴“啊呜”一口,将苹果又咬了一个大缺口,才一脸懵懂地喃喃道,“姝娘,你们有没有觉得阿郎有时候怪怪的?我在长安时,就觉得阿郎怪怪的。他说他有个师傅叫楚留香,还说有个恩师叫‘智障大师’……我告诉你们啊,长安城九成的名家诗作,都是从阿郎这里买的。”
  
      萧妍和萧姝,瞬间石化,目瞪口呆。
  
      “你们可别说出去啊,这可是秘密,当年还惹恼了皇帝陛下。”
  
      “……”
  
      “……”
  
      在萧氏姐妹还没有消化完这些话的信息量,阿奴已经扭头去问张沔:“二郎,这频婆果从甚么地方拿的?”
  
      “噢,是贞四叔从外地带来的。说是永兴来了船,停汉阳去了。都是一些辽地来的人,说话奇奇怪怪的,其中就有频婆果。”
  
      “辽地来的?”
  
      阿奴嘟着嘴,一脸的失望,“那就是不认识了,不然就去买一些。”
  
      “不是啊,贞四叔说,有认识的老家人在。”
  
      听到这个,阿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顿时就显得更大了。
  
      “呀,有认识的老家人。那岂不是,也是江阴的?呼呼呼呼……”阿奴一跃而起,叉着腰,颇为潇洒道,“那便是无妨了,二郎,我们去寻那些辽地来的客船,买上两筐大苹果。”
  
      “好啊好啊好啊……呃,可是……孃孃,阿娘说,今日还要多识得几个字呢。”
  
      “也是啊,那你留在家里,我去找阿郎!”
  
      说罢,阿奴迈开两条大长腿,跑的比谁都快,不多时就到了后院。
  
      这光景崔珏一边喂奶一边用恼人的眼神看着张德:“阿郎,偏是要恁多公主在府中么?前后都有四个了。”
  
      “这跟公主没甚关系吧。再说,只要不捅破窗户,也不打紧,皇帝也会假装不知道的。没露馅,没闹的天下皆知,天家颜面就还在。做皇帝的,都是要落袋的实惠,不会真要撕破脸皮的……”
  
      说到这里,老张仿佛是要给自己壮胆一般,自顾自道,“叔父尚琅琊公主时,太皇也没甚阻挠,不外是划拉了三四十万贯去养老罢了。我与皇族方便,又岂是几个三四十万贯能说的?”
  
      “事到如今,我也不是说如何,便是真要拿问你,我还能置身事外么?还不是要与你共同进退。”
  
      崔珏说罢,搂着喝奶的张鄂,顿了顿,又是不放心地抬头看着张德,“真是只有这四个公主了罢?”
  
      “恁多公主等我去勾么?”
  
      一脸抑郁的老张拿起茶杯,倒了一杯茶压压惊。
  
      “阿郎,阿郎,我要去一趟江北,可好?”
  
      外头传来阿奴的声音,老张便回道:“小点声,明月在喂奶呢。”
  
      “噢。”
  
      阿奴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又迅速地关上,然后对张德道:“阿郎,张贞外地回来给二郎带了一只西域苹果,又脆又甜。阿郎,那有苹果的辽地客船,眼下就停在汉阳,我要去买两筐。”
  
      “嗯,去吧,去外院叫上护卫,再叫厨房的厨娘也跟去看看,有甚可以买的。”
  
      老张不以为意,同意了阿奴出去,只是他突然身躯一震,“等等!阿奴,你刚才说那西域苹果,从哪里来的?”
  
      “辽地客船啊。”
  
      “……”
  
      嘴角一抽,老张迅速地瞄了一眼阿奴,然后轻咳一声,“咳嗯,阿奴,我和你一起去吧。”
  
      “阿郎,你有心事?”
  
      “我有甚么心事!”
  
      “可是阿郎每次心虚,都是要咳嗽一下的啊。”
  
      “……”
  
      崔珏一听,抬头狐疑地看着张德。
  
      “别废话,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所以才陪你。”
  
      “有护卫有车马,还有厨娘呢……”
  
      阿奴小声地嘟囔。
  
      “你还要不要吃苹果!”
  
      老张顿时恼了。
  
      而这时,外头传来婢女的声音:“使君,外面来了个突厥卫士拜门,说是瀚海公主……”
  
      “小点声!别吓着孩子——”
  
      老张咆哮了起来……
  
      而崔珏的眼神,大约是鄙夷或者嫌弃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